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洗衣船  

2009-07-04 13:25:36|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洗衣船 - 韩松落 - 韩松落·怒河春醒

亨利·卢梭自画像

 

韩松落

        那天晚上来的人可真多,毕加索、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re)、莫利斯·雷拉尔、乔治·勃拉克、马克斯·雅克布、斯坦因夫妇,等等,足足三十几号人。大家下午就聚在一起,先在“洗衣船”(Bateau--Lavoir)画室附近的弗维酒吧集合,喝开胃酒。天黑时分,他们唱着歌、大笑着,向山坡上的画室走去。稍晚一点,亨利·卢梭(Rousseau)戴着毛毡软帽,拿着手杖和小提琴出现了。聚会在那时候进入狂欢状态,一直持续到黎明。卢梭始终在,尽管他比现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大三十岁。
        聚会的起因是毕加索在杂技场对面的旧货店买到了《M.小姐肖像》,他称之为“整个法国最真实的心理肖像之一。”因此他发起向卢梭致敬的聚会,地点就在立体派的大本营“洗衣船”画室。那是1908年。
        不是卢梭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四十一岁他从收税员的岗位上“退休”以后,有了比较充裕的时间画画,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只是一个“星期天画家”。他开始认为自己是画家,并且努力地出现在画家应该出现的场合,作曲家威廉·莫尔纳和高更在自己的工作室招待客人的那段时间,卢梭总是频繁地出现,不管有没有被邀请。并且“不害臊地在德加、斯特林堡、马拉美这样的客人中间穿行。”有人编人物志,他立刻奉上自己的简历,更别提给各种规格的画展送作品,以及给自己出生地的市长写信,出价两千法郎,出售《沉睡的吉普塞姑娘》。做这些事的时候,他也是一样的“不害臊”。1907年前后,他在自己的画室办“家庭艺术晚会”,所有巴黎的艺术家,和有着疯疯癫癫气质的人,都在被邀请的名单上。他是真的喜聚不喜散,即便为此欠下始终没能还清的酒债。
      传说中,是阿尔弗雷德·雅里(Alfred   Jarry)的鼓励让他“不害臊”地开始画画的,当时是1893年,雅里二十岁,卢梭快五十岁,此后的十几年时间里,雅里始终是卢梭的“宣传队、播火机”。1907年雅里去世,阿波利奈尔立刻接上了茬。卢梭的传记作者罗杰·夏图克称阿波利奈尔有着“巨大的宣传才能”,他帮助卢梭和艺术界的人物们搭线,帮他卖画,记录他的平生琐事,甚至捏造一些故事,例如卢梭如何成为乐手、如何到墨西哥去解救拉美人民、如何描摹热带雨林的风景,以便增加卢梭经历的传奇性。他们从没嫌弃他不过是个退休的小职员,比他们大出三十岁,不具声名,而且始终贫穷。
        艺术家不只需要梅克夫人,还需要不止一个“洗衣船”,不止一个阿波利奈尔。人人都需要解决自己的孤独,如同吸血鬼在漫漫长夜和荒莽世界里、在天亮之前寻找自己的同类。有些人找到了,而有些人从未曾找到。
        “洗衣船”聚会两年后,卢梭去世,阿波利奈尔用粉笔为他写下墓志铭:“我们给你带来画笔、颜料和画布/在真理的光芒下献上你神圣的闲暇时光/如同你画我的肖像一样/画出星星的面庞”。这是最深情的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1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