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金缕鞋,或言幽深的等待  

2009-05-10 16:02:12|  分类: 音乐是记忆的黑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周梦蝶写过一些女鬼诗,多半在他的《还魂草》集里。《关着的夜》即是其中之一,这诗原题是《连琐》,吟咏的是《聊斋》里的故事,关于一个十五岁就早夭的女孩子,由此可见是多么幽怨。里面反复写“再为我歌一曲吧,再笑一个凄绝美绝的笑吧”,“等待你踏着软而湿的金缕鞋走回去”。用的大约是李煜“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的典。那本诗集中充满了“白杨”、“荒烟蔓草”、“寒鸦”一类的词语,是典型的鬼诗专用语。
        女鬼诗大致如此。《山鬼》,李贺的《苏小小墓》,都是这调子。《阅微草堂笔记》里就有好几个鬼诗鉴别的故事,书生偶然在园子里捡到一张写着诗的纸,有高人看了,立刻警觉地说,你看这里面写的尽是暮色萧草,应该不是生人所为,赶紧要丢掉。电影《倩女幽魂》就深谙其中三味,那里面聂小倩题在画上的那首诗,用语和气氛也大致如此,可见是千古一辙,情同此理。
        不只用语上有相似,更多时候,女鬼都在等。女鬼没有社会关系,甚至不用做女红,因此有大把的时间,这些时间,就用来等,等在松林间碧绿的草地上,等在藤蔓纠葛野花毒辣的荒莽深山,等什么?不知道。那等,真是一个“严重的时刻”,似乎命运要来了,脚步嗡嗡响,就是始终不肯现身。
        这样的诗歌也许自有其韵味,喜欢的人恐怕也不在少。但是对于作者而言,却无疑是有害的,成日里沉浸在这样的世界里,难免身心俱损,所以周梦蝶照片上的样子那样枯寒,神情那样萧索,即便他比李贺多活了好几倍,但那寥落是怎么做也做不出来的。
        女鬼诗开始是自身孤愤的寄托,女鬼不过是幽深愿望的投射和化身,渐渐却成了形,独立出来,演变成了可供爱恋的对象。和女鬼恋爱,有许多现实的麻烦,身边人不转变观念是一个,更大的麻烦是,女鬼不过是一口空气,要变成生物性的、物理性的人,并且生儿育女,有很长的路要走。比较通行的办法是,书生等上十几年,凭借事先的约定,凭借王家庄门口有桃树的人家以及手心的痣这样的标记,去找转世的洛丽塔。也有等不及的,觉得老少配的故事太不好看,就草草了事,让女鬼因为得了生人气,顺利完成鬼变人的重大课题。
        不过,在周梦蝶那里,女鬼又走回去,回到远一点的古代,虽然一律被称为“你”,却不是可供爱恋的对象。
        七十年代的台湾民歌运动,因为有余光中这样的主将,因此非常重视歌词,周梦蝶的《关着的夜》也给改成了歌,只是,作曲的朱介英只取了这首诗的前一段,而舍弃了后面过于幽凄繁复的段落,并谱写成了一首简单清寒的歌,就是《金缕鞋》。
       杨祖珺和刘蓝溪都唱过《金缕鞋》,我比较喜欢刘蓝溪的版本,她的声音非常清澈犀利,编曲也简单,努力突出她的嗓子,那也是七十年代民歌能有如此长久生命力的原因,刘蓝溪不只唱歌,在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的爱情文艺片里,也时不时露个面,多半扮演小家碧玉,琼瑶的《梦的衣裳》里,她是曹宜娟,《聚散两依依》里,是钟可慧,《却上心头》里,是李韶青,《昨夜之灯》里,是林雨鸢。但她和当时的另一个民歌女歌手王海玲,都非常奇怪地没有大红起来,尤其后者,也学琼·贝兹,嗓音和齐豫相比更加清澈高峻,但却没有齐豫那样的坚持和运气。
        1994年,孟庭苇翻唱了《金缕鞋》,收在她的民歌翻唱专辑《纯真年代》里,和刘蓝溪那多少有点俏皮的版本比起来,非人间的气息更重。那是孟庭苇歌唱生涯的顶峰也是尾声,也是民歌运动在多年后的最后一点余韵。

 

  评论这张
 
阅读(424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