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唐人女子  

2009-04-24 21:36:1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人女子

韩松落

 

   总觉得,柏邦妮应该是唐朝人——不是因为她的胖。而是因为,她有一种唐人性格。
   其实我们并没真正经历过唐人性格,供我们拼凑出这种性格的,不外若干诗歌,若干画作,还有若干轶事,但我们还是能觉出它与别的年代在性格上的差异,它不像《诗经》的年代那样,有种拙朴天真,也不像明朝之后的那些年代,有森严扑面,它明亮、丰润,即便隔着这么多年的损耗、剥蚀,仍然留下它那种旺盛得像春天下午一样的气息。
   我也不曾和柏邦妮有过现实的接触,从西祠胡同时代认识她至今,六年多时间,供我拼凑出她性格的,不过是她那每日更新数次的博客,还有若干次电话——多半还是因为工作,若干次QQ聊天——后来变成MSN——还常常因为忙碌而中断,但我还是能觉出她和别人的差异,她坦荡、亮烈、暖和、宽敞,小宇宙熊熊燃烧,在自家的屋子里召集私房菜,电话号码就写在博客上,甚至在工体演唱会汹涌的退场人潮里,都有人能够认出她来,我甚至怀疑,她即便把从没有清理过回收站的电脑拿去修理,也不会有隐私曝光的危险,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所有秘密,都可以在她博客上看到。
    她像个唐朝女人,而且是王小波写的那种唐朝女人,细节更多,所以饱满,未来还在延展,所以生气勃勃。红拂永远停留在夜奔的故事里,而她却有更多可能。
    在她身上甚至觉不出执拗。就是那种使得一个好人突然怪异起来的执拗,像鱼肉里没剔净的刺、米饭里不期然的沙砾、忠厚人不经意的恶毒的那种执拗。一定年龄之后,许多人身上都有这种可怖的执拗。她却像是一个小女孩,就那么通透地、没有阻碍地长大了,再大些,框架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框架,再阅人无数的眼睛,也照不出她性格里的结石。她的人情练达,说穿了,就是让性格里尽量有最多的公约数,乘也可以,除也可以。予人方便,予己方便。
    之所以说这么多关于她的性格,是因为《不实》、《不华》(我更偏爱后者)这两本书,实在和她的性格有关。她是携带着身上熊熊燃烧的小宇宙、带着自己的性格公约数去采访那些人的,她有本事在一瞬间让一个气场降临,在一个采访里把那些人催眠,让那些人说出一些不会对别人说的话。她是一个采访者里的刘谦,魔术技艺未必全国第一,但妙在呈现出一种较为完整的人性,让受访者感觉到被尊重和放松——这个人是作为一个丰富立体的人来和我对话的。这样的结果就是,两本书里,呈现出一种采访集类的书籍中罕见的友好气息。当然,前提是,对方至少得是她喜欢的人,至少也是让她有兴趣的人。
    至于文字——她有种本事,可以用最明快的方式说出最隐晦的感受和曲折的道理,比如她说严歌苓的面容有一种“损耗感”,比如她说《暗恋桃花源》,“始终不让观众沉浸在其中一个故事中”,她博客上关于《二十四城记》的观感,都是别人要用更多的字才能写清楚的。
     她想访问的人还有很多,而我也异常期待,想看她如何催眠侯孝贤、朱天心、张艾嘉,还有易智言——他们其实也是唐人,唐朝永远停留在书籍画卷里,而我们时代的唐人,却给我们更多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