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迈克说《小团圆》(2)  

2009-03-17 21:24:1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崇高印象

 

  天天在副刊摆地摊卖艺,江湖气与日俱增,正为苦心营造的市井形象自豪,冷不防被冠以「高级知识份子」高帽,沮丧到差一点登临中银大厦顶楼企跳。连张爱玲都以不识字为荣,一再骄傲描述遭误会为文盲的经验,《对照记》殷殷表过,《小团圆》不厌其烦重复,我们这些鼠辈岂敢包揽上身?你看她怎么把自己写成目不识丁的乡下婆:「管事的坐在人行道上一张小书桌前,一看是个乡下新上来的大姐,因道:『可认得字?』九莉轻声笑道:『认得,』心里十分高兴,终于插足在广大群众中。」
  刚刚有人垂询:「回来是为了艺术节?」赶快澄清:「不不,本人坚拒为艺术牺牲,更不要说为艺术节牺牲。」那台全城倾倒的茱丽叶庇洛仙处女舞,去年底在巴黎城市剧场看过,我就戏称为《欢喜冤家争屎坑》,爱雅索拉(为什么不译活泼的「哎呀苏**」?)的《白色身体》,则自惭形秽到不敢购票,如此褴褛的身势,怎有资格与艺术挂**?
  今午和加拿大朋友聚餐,椅子尚未坐暖问题便来了:「本届电影节你有冇份搞?」只得和盘托出:「佢**早就唔受我玩。」「点解?」「点解?我乞人憎啰。」举个例子:翻开上星期出炉的节目表,不赞美亲善大使莫文蔚千变万化不特已,还指着图注挑剔:「Theone who left you with such a high opinion ofwoman不是『令你对女人留下如此崇高印象的女郎』,是『**人对女人另眼相看的女郎』呀。」

(注:**处是乱码)

 

择木而栖

 

   董先生指出,《小团圆》提到《鲁男子》的时候父冠子戴,「张爱玲记错了作者,曾虚白是曾朴的长子」。作为不讲理的字迷,我十分明白她的一时糊涂,「虚白」这两个字实在仙风阵阵,比灰头土脸的「朴」富色彩多了,难怪贪靓的她下意识摆乌龙,一拿起笔来不由分说成了择木而栖的良禽。
  后来林编辑又说,女主角看劳伦斯的《上流美妇人》想起自己的母亲,注脚指是一九八二年发表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资料肯定出错──这本话题小说一九二八年于意大利出版,而且是长篇,不是张书里所说的短篇,查夫人似乎也没有六七十岁这么老。和同代大部份求性心切的青少年一样,我很早就偷偷翻过它,然而只挑露骨的段落增长见识,唔知头唔知尾,所以猜不出《小团圆》引的「他在美妇人的子宫里的时候一定很窘」是否出自此书。但搬过来形容水沟油的母女关系,写面对母亲的僵局,确实妙不可言。
  到处飘流的妈妈刚回到上海,又酝酿起程赴马来亚,她小姑压低声音笑着批评:「倒像那『流浪的犹太人』。」乍看我还以为指一种长青植物,虽然句子紧随「被罚永远流浪不得休息的神话人物」的注解,鹊巢已经惨遭鸠占。从前住三藩市,嬉皮风方兴未艾,十分流行种室内植物,男友A的志愿是当园丁,自然把住所布置得像座小森林。我不但五谷不分,对绿拇指悉心呵护的宝贝也一视同仁,搞不清它们拗口的拉丁名字,流浪的犹太人是绝无仅有的例外。

 

阿比比

 

  高志森左右开弓拥抱张爱玲,一台《金锁记》在扎脚的焦媛统领下向清朝进发,另一台《南北和》动员余慕莲带队漫游六十年代英国殖民地,前者由王安忆根据同名小说改编,后者以电懋公司卖座影片作蓝本,可巧与热卖的《小团圆》碰个满怀,占尽时机的优势。
  其实电影《南北和》与张女士无关,她负责编剧的是食过番寻味的《南北一家亲》和《南北喜相逢》,而且因为广东话不灵光,南蛮的叽哩咕噜逼不得已请宋淇拔刀相助。《小团圆》头两章写香港大学女生宿舍风光,「几个广东女孩子比几十个北方学生嘈音更大」,为了增加地方色彩,好几处对白刻意以粤语书写,就显得不咸不淡。大考临头的日子,平日不烧香的懒蛇呼喊「死啰!死啰!」非常应景,「今天死定了」也似港女声口(更地道的说法是「今次死定了」),但「我是等着来攞命了」和「今天真是来攞命了」便教人抱歉──她没有听错,「攞命」的确是老广的口头禅,不过嵌进句子的功夫有欠自然,一听就听出外省口音。
  特瑞丝嬷嬷气急败坏的「雷啦雷啦」倒是如闻其声,可惜写了借音字,我们习惯的书面文字是「嚟啦嚟啦」。「修道院从孤儿院派来打杂的女孩子玛丽,她叫她『阿玛丽』」是十分细微的观察,完全捕捉到开口埋口「阿乜阿物」的语言特色。以炎樱作原型的比比,从她舌尖溜出来是「阿比比」,有点像阿拉伯语Habibi─ ─那是「甜心」的意思,时髦广东人口中的「打令」 。

 

华洋杂处

 

  张爱玲的广东话虽然唔嗲唔吊,但华洋杂处的女生宿舍在她笔下喧哗多采,内地留学生、外国修女、南洋华侨和港产千金小姐打成一片。后者的处境写得尤其抵死:「本地学生可以走读,但是有些小姐们还是住宿舍,环境清静,宜于读书。家里太热闹,每人有五六个母亲,都是一字并肩,姐妹相称,香港的大商家都是这样。」呵哈呵哈,豪宅里妈妈的数目迄今不变,不过子女一般未发育就送到外国去了,巴丙顿道没有他们的身影。
  「寂静中只听见楼上用法文锐声喊『特瑞丝嬷嬷』」,发声的巨肺不知道隶属路克嬷嬷还是亨利嬷嬷,在别人地头以家乡话吆喝向来特别刺耳。我直到最近看《圣诉》,才留意到天主教的修女有不少采用男圣名字,不免大惊小怪。是因为六根清净,没有性生活所以连名字的性别界线也没有了,还是圣人那一行阳盛阴衰,女圣买少见少,女出家人不得不用雄赳赳的名字?
  写马来亚侨生: 「她们的话不好懂,马来亚口音又重,而且开口闭口『 Man! 』,倒像西印度群岛的土著,等于称对方『老兄』。」她大概不知道香港本地人戏称外省人「老兄」,念作「捞松」,嘲弄他们广东话讲得东歪西倒,严格来说带着歧视成份。不过上海人她一样揶揄,教体操的陆先生「左右左右」擅自改为「左脚右脚」,念出来成了可笑的「几夹右夹」。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