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转】师志凌:一个梦  

2008-10-23 13:44:2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透着才气和伤感的梦,梦境很长,在其中我甚至读完了一部长篇。梦中出现了很多地方,安宁、陇西路、阿干镇、青岛、日本,背景是亚洲金融危机。醒来后却只记住了其中一些片段。
当然是在城市,天空晦暝不清,沉沉地伏下来,景物只能见大致的轮廓,棱角不分明。我和几个同学在人流中分别,一个很美丽的女同学——小于,大声叮嘱我,“过几天我来看你,记得等我啊”,我答应着,彼此很快被人潮隔开。
怀着甜蜜走在路上,突然想起忘记告诉她我已搬家,也没有她的电话,有一种即将错过的遗憾和隐痛。给亦欣打电话,试探着询问,遮遮掩掩地,没有打听出来。这是陇西路,熟悉的街,楼房和马路散发着槐香的味道,行人并不多。大雨过后的泥泞,在裤脚上溅上泥点。拐入一条小巷,熟门熟路地进了一间单身宿舍。屋里有三个人,韩松落和他的两个室友,他们的肤色都很黑,似乎在长期的野外作业。煤矿或者田间劳作,这样的感觉。
我坐在韩的床上,他坐在椅子上,他的模样显得有点怪,肤色是黑的,人瘦多了,衣服也不是以前那样整洁熨帖。我疑惑他是否丢了工作,却不好意思问。只是翻阅着书,书和报纸,很多。话题客套而陌生,透着遥远,总是热烈不起来。他说去了阿干镇,在那里呆了几天,拍了些照片。问他的股票还在否,他说早抛了,急需用钱。我说我陷进去了,本来在最高点抛光了,可是四月那天一看创了新高,又追了进去,套住了。
我要取桌上的一本书,他马上过来,从中取得出几张照片藏了起来,笑说那是他女友照片。他的室友,一个个子高点,一个矮点,和我热情地搭着话茬,但我不大理睬。他们拉着二胡,抑扬顿挫地唱了起来。
我读着书,作者叫宋英爱子,在中国的日本人写的。黄色纸质摸起来很舒服。情节也大致记得,是一个荒岛,几个打工的年轻人在陋室里栖居,有人叩门,一个神情落寞的中年男子借宿。可他是谁呢?视野里出现一幢金碧辉煌的别墅,那就是他的家。中年男子是一家大公司总裁,在金融危机中破产了,被身世显赫的妻子扫地出门。在街口小摊上,他和妻子在争执着,家产的分配,愤而离去,走在车流中,公文包里装着公司解职通知,他近乎机械地撕扯着,纸片纷飞。他来到中国,重新成了家,有了孩子,他们也离开了他,经济危机终于过去了,他恢复了在公司的职务,一个人。文字里透着浓郁的滨海味道,海港和海风。纸和房子,都非常地古典。
近中午了,我说要走了,大家一起出来。雨停了,大街宽阔,车流如织。我和韩道别,他又恢复了干净帅气的形象,给我指路,向西是去西固,向东是去安宁。我说我去安宁,走开了,却又原路返回,碰见了他的那两个室友,他们带着吃食。我说要去看同学,和他们热情地拉着话,他们是单位文艺积极分子。又进了他们宿舍,韩也在,在做饭。2000瓦的电炉上炖着牛肉。
终于问了韩的工作,他说要去青岛,他舅舅在那里,正办理调动手续。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了,牛肉上泛着白色泡沫,香味扑鼻。是光线幽暗的屋子,我们围着电炉坐在一起,如同小镇场景,建筑物都不高大,行人稀少,却并不诧异。一切都被封闭在时间容器里,在以往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