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青春启示录  

2008-09-13 17:45:1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月

青春启示录

韩松落

 

八月狂想曲

作者:徐坤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有些小说会有一种属于小说的强烈魅力,使得你抛弃口味、习见、乃至辛苦建立的世界观,将它一口气读完,就比如这本徐坤的《八月狂想曲》,虽然厚达518页,虽然不是我平常热爱的那类题材,虽然《小说选刊》上的节选让我提前对它有了忌惮,但它有种属于小说的吸引力,有种读上二十页就会体会到的努力和投入,令人情愿跨越心理上的沟壑将它读下去。
    《八月狂想曲》是最不容易写好的那类小说,它是命题作文,是作协下达的任务,是“遵命文学”(胡殷红与徐坤的对话比较详尽地展示了艰苦的创作历程),接手这个题材的徐坤只知道,要写奥运,下嘴处、介入点,都要自己找。最终,她决定讲述一座名为“东方地平线”的奥运场馆修建过程的故事。
    找到这个故事,并不等于万事大吉,这个故事,太容易被写成一部庸常的官场小说,徐坤的聪明之处在于,她为《八月狂想曲》赋予了一个情绪上的介入点:青春。她理解的奥运,是青春的盛会,她提出的时代推动力,是青春的力量。这个出发点,这个意念,救了这个不易下嘴的题材,《八月狂想曲》之所以最终没有成为一部官场小说,是因为她着力塑造的两个主人公,是年轻的,是崭新的,是暂时遵从潜规则的话语方式,却心存更浩渺的愿望的,甚至在外形上也是美好的(副市长旷乃兴“身材高大、凤眼豹腰、英俊挺拔”,他的同学,建筑师黎曙光也不输于他),那些陈腐的事物,因为最终必然被年轻的他们所清除,才取得了存在的合法性,更加映衬出那种青春力量的势如破竹。
    因为是怀着这样的心胸写作,《八月狂想曲》里就有了种无情涤荡一切的气势。小说里,对那些不合时宜的人与事,一律给予毫不留情的嘲笑与清除,她嘲笑迂腐的成为前进绊脚石的官员,嘲笑只知道清谈充满怨气的文人,并最终借助他们的失败将他们清除出了时代的现场,甚至在这几年的纯文学世界里一向被当作衡量作者政治正确与否的标准的底层群众,在书里也以盲目、愚蠢的形象出现,偷情,小奸小坏,甚至被坏人指使破坏拆迁,并成为明星钉子户,那她留下的是什么呢,她以什么标准对书中那个世界的趋向进行展望呢?她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出来了,作为电视人的邵宝娟问老阿姨:“您愿意看什么样的节目?”得到的回答是:“我就愿意看见谁在这个城市里找到好工作了,发了财了,想看看哪家儿女更孝敬父母,谁家孩子更有出息”,也许,这才是时代的长远趋势。
    跟一个故事相处了四年,徐坤显然渐渐动了真感情,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情感储备,给整个小说也赋予了强烈的青春气息,最打动人的地方就在这里,特别是黎曙光和邵宝娟的成长历程,那种对时光流逝的感喟,那种虽九死而不悔的热爱,那种历尽沧桑仍不改的蓬勃,还有篇末这样的段落:“那是一群穿着洁白衬衫的小青年,沿着山坡跑来,他们追逐笑闹,欢快愉悦地歌唱:在那盛开柠檬花的乡间道路上,邮递马车奔驰来牧场……”,都让我一再回味。
    ——那是我钟爱的80年代所特有的气息,80年代,那种青春气息,曾是蓬勃三十年开始的信号,而《八月狂想曲》出现的今日,再度捡起这种青春气息的今日,会否是另一个三十年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