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不可否认我曾如此快乐  

2007-10-17 22:47:30|  分类: 拾遗记(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居在闹市

韩松落

 

 

    隐居在闹市,住在楼房里,停电停水并不是最惨的事。有一回我出差,电费迟交了两天,立刻被断了电,我回到家里,只好点着蜡烛,加上外边远远的车声,感觉像在战时的陪都,索性找了白光的歌,用MP3吱吱呀呀地听着,又一次停水,我立刻叫送水公司送了纯净水来,用那水淘米洗菜,难得这样奢侈,所以感觉极其刺激和得意。
    停水停电至多不过几天,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楼上有个音乐爱好者,日日夜夜孜孜不倦地学习某一样乐器。以前住的宿舍楼上,有人学习萨克斯,是从终于能吹响开始学,那声音格外嘹亮,想不听都不行,听得人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声音在不该断的地方断了,立刻就让人觉得一口气窝在胸口,有起死回生之奇效。后来住的地方有学提琴的,每日努力地用琴弓锯一把琴,我虽然不大懂,却逐渐也听出点门道来,那人分明是力道不够,音准很差,因此总是比原曲差个一度半度,而且一句没完声音就弱下去,那声音像在人心里种了一窝蚂蚁,乱糟糟地说不清楚,又像临终的人的最后一句话,还没来及把存折密码交代清楚就上不来气。这天籁般的声音折磨了我们许久,后来才没了,大概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他实在没长进。还曾经与个女高音为邻,她每天苦练一首《青藏高原》,到了最高的那两个字,她不是没了声音,便是青蛙般“高,高”地一节节接上去,有一天,她正唱着,眼看就到了那一句,大限将至,楼上一群租住的小伙子大概是忍受多日,终于忍无可忍,推开窗,集体齐齐地替她唱出来:“青藏高——原!”她的演艺生涯遭此惨重打击,终于偃旗息鼓了半个月,又来了,这一次,她换了歌,天天唱一首潘东子妈唱过的歌,《映山红》。不知哪一天她才盼到她的知音来,满山开遍映山红。
    也有值得听的。有段时间住在一个安静的小区里,那小区有种星期天下午般的懒洋洋的气氛,院子里还有许多白杨树和梨树。有个人,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在学习钢琴,进展神速,不过半年多,便弹得行云流水。又总是在下午开始弹,钢琴声激荡在楼群中间,动人心扉,春天夏天,午睡起来的时候,他的音乐就来了,午睡后的清醒刚好让人特别能领略那音乐的好,而白杨树浓郁的油香也在那时破空而来,棉布的被单有着令人喜悦的粗糙,阳光斜斜地把窗格子打在地上,那一刻,我觉得,活着无论如何是值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