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大院后代的往昔颂歌  

2007-09-24 09:05:57|  分类: 黑夜号渡轮(影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看不懂”已经成了《太阳照常升起》最大的卖点,大家前赴后继地到电影院去,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做这个智力游戏。周韵怎么疯了,黄秋生缘何自杀,阿辽沙是不是手握月光宝盒能在时空中穿梭......诸多谜团似乎让姜文成了大卫·林奇之后又一个织梦人。但有一点我却看懂了,《太阳照常升起》分明是一曲大院后代的往昔颂歌。
    “时代”在《太阳照常升起》里,成为被屏蔽、被抽离的对象,只剩下“1976年夏天”、“1976年秋天”、“1958年”等等干而硬的标签,像是去往桃花源的路途中的若干时间符号,象征性地与现实有点牵连,而去掉了时代背景的桃花源里,永远是“明如镜、清如水的秋天”,只有一些面目干净清朗、没有头皮屑、穿着亦古亦今的男人女人,在那里上演比“某个时代”的苦与难更为永恒的内容,爱、恨、痴、怨恨,思念、疯狂、情欲、绝望,周韵仿似森林精灵,陈冲好比大地女神,姜文犹如嫉妒的酒神——去掉时代感是造就神话的必要条件。
   但被屏蔽了的时代,不等于不存在了,反而更为强烈、更为触目地成为姜文的时代感的展示,屏蔽一个时代,或者是因为排斥,或者是因为个人(或者一个小集体)的记忆与时代记忆确实有异,而姜文显然并不排斥那个时代,甚至满怀赞歌,他不是站在历史的某个点去看待时代,而只是借助个人记忆去看待时代,在他看来,那个时代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天空格外蓝,树木格外绿,鲜花铺满铁轨,月光洒满山林,篝火边的烈酒格外香醇,男人女人格外生气勃勃,英雄神龙见首不见尾,只留下带着枪眼的军装,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少年,所有的年代记忆只是“烧荒草的烟味”和亦真亦幻的丰腴熟女。
    但我们不能怪姜文,他的大院时代、他在那个“小世界”里酿就的时代感觉时代记忆、还有更多和他一样红色中年的时代记忆,恐怕就是那样的清阔爽朗血气方刚,他们是连同自己的青春期一起来爱那个时代的。他把自己的“青春期”和时代混为一谈,而且因为无法回去,那个对他具有双重意义的时代更加成为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
    而那个时代,在这样的阐释和个人记忆照耀下,在集体记忆的被迫不正确下,比大卫·林奇的电影,更像一个迷梦。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