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旧作二十章】之五·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07-08-21 09:55:23|  分类: 拾遗记(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三十四号床的那个男人昨天夜里死了,没有挣扎,没有叫喊,不声不响地,死去了,就象是电影镜头的切换一样——天光由墨蓝转为透明的浅白,他躺在静默的微光中,静默着。
   清晨来临的时候我并没有发觉他已死去,我依然象每天早晨一样,推开窗子,背对病房,面朝窗外的花园。花园很大,在园子中间是两棵开着白花的苹果树,碧绿的叶子和白色的花从黝黑的枝干上不可遏止地喷出来,一些早落的花瓣,在树下形成一个白色的圈,渐远渐淡。果树周围,点染在墨绿色树身上的深红色花朵是枚瑰,远看很有些画意,黄色的则是蔷薇,沿着弯曲低垂的枝子一路爆着圆硕的花。而那荫蔽着许多窗户的则是金银花和山荞麦,它们被线绳牵引着,从花园里一直攀到四面的楼上去。当时就是这样,满园的花灿烂无比,浓香袭人,我的脸和前半身耿耿地迎着光线,向前望,而我的背影因为逆光却象是黑色的剪影,在病房的窗前。
   那个男人是在七天前住进来的。长期患病的生涯使他成为一个熟练的病人。无须吩咐,他会自动地挽起袖子等待抽血,稍加暗示他就会侧卧在床上等待医生敲击他的两肋和胸腔。稍稍闲下来他就向人讲述他多年求医的经过,他病情的起因,反复和发展,他所有的化验单的内容,所有为他治过病的大夫的相貌、为人、家庭情况,还有他所经历的种种治病方法,那足以编成一部有关医术、巫术、气功的百科全书。患病使他成为一个见过世面、知识丰富的人,而他所有的知识都是从“疾病”这条枝干上生出的根须。有一天他向他的妻子和来输液的护士说,现在的科学已经进步到能够在动物身上复制人体器官了,如果他患病的脏器能够复制在一只动物身上的话,“我一定把它养得好好的哇,好好的。"他的声音里有一种令人不快的暖意。没有人接他的话,他的妻子冷着脸赌气似地把他扎了针的胳膊塞进被子里去,金属镊子掉进瓷盘里的声音毫无表情地响起。
   在窗前站了很久之后,我意识到病房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静与阴冷。我去看那个男人的时候就知道他死了。他的脸是深白色的,有一种蜡像的木然,在这幽黑而空气滞重的屋里,他的脸象一朵白色的莲花,不真实地漂浮在幽暗的河流上。他的身体如此轻而易举地成为一件毫无意义、可以由人随意摆布的东西,他将赤裸、被清洗、塞上棉花、冷冻。我忽然想触摸他,我也这样做了,我的手指触到他的眉弓,又弹起。我敞着门去叫大夫。
   他被运走之后床上还留下了一个不大清晰的人形,我的目光象是被吸住似地不能从那里移开。半小时后有护士来为那张床换被单。她说如果我不敢在这屋住的话可以换病房。我说有什么不敢呢。她以为这是我作为一个男子的逞能的话,所以笑了。
   十点钟的时候我开始输液。护士在去掉橡皮管时满意地说到底是年轻人,血管真好找。我从她的身边望过去,看到那张空了的床。而后我把脸转过来,这会儿看不见花园了,只能看见横纵的、缀着芽点的枝条将天空割裂成块。这是春天,疼痛的日子暂时远去,我重新变得漆黑清亮的眼睛,和同样漆黑清亮的头发,在雪白的床上,显得很安静。

 

1998年3月

2001年11月刊于《天涯》

入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度散文年选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