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江湖说(转)  

2007-08-13 11:44:5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08-1214:50:26 
文/江湖

 

我一直想为他写一篇评论。

 

限于自身微薄的知识储备和智力,一直不敢对韩松落妄加蜚语。这么一个在文学、音乐(评论、创作)、影视(评论)上多处落脚的人,我只好安分做个读者。看到网路里一些关于他的评论,到中肯而深切之处,心底莫逆一笑。尽管有时他的文字亦因尖刻而失偏颇,甚至偶有情绪化的嫌疑,但这不能影响我对他的欣赏。我从他的文字里看到一种态度,对于人、自然,艺术、甚至对于我们所探索的终极问题的真诚,是我喜欢和激赏的。在这个充满媒体虚假、语言暴力和谄媚写作的乱糟糟的话语世界里,有什么比写作态度更加重要的呢?

 

 

娱乐评论

 

韩松落博客里,阅读率最高的,大概是他那笔锋犀利、风格尖刻、对人性角角落落洞如观火的娱乐评论了。

作为一个娱乐性专栏,韩松落如何通过普通、庸俗的事件,写出这么催人共鸣的文字出来,是我感兴趣的。在这个制造泡沫传奇的时代,对于这个圈子里的种种怪现状,他有一种天生的敏感,那些俗事背后的“阴暗角落的小算盘与鸡零狗碎”,他比任何人都具洞察力。

我渐渐地认为,韩松落的的娱乐评论,是一种“现象评论”。在大多数的读者印象里,“视角独特”作为韩松落写作娱评的特点,应该不会产生什么分歧。而我发现,他的“视角”正是绕开事件人物的一个重要技巧,实现了对事不对人的客观性。他通过一个事件,向我们呈现出它所附着的荒唐、滑稽、愚蠢、恶毒、无知、欲望等等人性特征,进而升华为某种共同特征。在他的杂文《旅游识好女》中比较全面地出现这种特点,通过假设一次出游得出对女子品性的综合判断,文中出现了最为繁杂的人性特征,当然不可能聚集在同一个人身上,仅是作为一种可能性被借用和延伸。细心的读者在许多韩松落的娱评里都能窥到这种写作特点。当然,也有针对性比较强的评论典型,如徐某某和章某某,做为大牌演艺明星,大概也需要经得起这种针对。

与一些娱评作者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够冷静,对那些集体狂欢,他的文字像天道一样无情。他毫不吝啬他的刻薄与黑色幽默,让我们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冷然一笑。然而,如同网友“加肥猫”所说,“我觉得他这是在浪费自己。评点垃圾的文字,就算再好,也难免和垃圾一同湮灭。”他所写下的这些文字的意义,对于他自己,对于我们,对于那些低到微尘里的人们,是我们长久以来胸中淤积的块垒,在这些文字里透了一口气。后来,他的娱评更新没那么快了,数量渐少,在我错过的许多精彩的文字之后,不久前的赵薇一篇,我发觉他渐以一颗宽厚的心,去理解那些逐渐成熟并真正在文艺生涯中炼金的人。

 

 

小说

 

对于他的小说,我所知的不会比他的众多读者更多,在百度上搜索次数最多的大概也就是《黑童话》系列了。整个系列呈现出一种诡丽、艳异之美,他对于伤害与死亡的迷恋,大抵逃不开他并不快乐的童年。他文字里的血腥、虐毒、暴戾、阴暗,比余华与苏童也毫不逊色。从他所喜爱的电影里,很容易找到这种生猛的例子。许多女性读者大约很难接受这种文字,它被认为简直邪恶。然而,这个世界哪里不是充满着邪恶,他只不过把它们具像化给我们。在我所接触过的文艺类型中,韩松落写作的题材,比之《索多玛120天》,简直是冰山一角了。相对那些滥文艺、滥宗教、滥民族和滥人文关怀的作品,他文字里的力量的及至,给我们心头猛然一击,我们对于这个被道义化的世界的怀疑和不满,在这里得到满足。

 

音乐黑匣子

 

尽管他的写作风格冷峭锋利,但我发觉在严密叙述逻辑里,藏着一种东西,像鲜血在血管里流动,有温度,是鲜活的。我找不出一个词语来表达,恕我无礼,姑且称为“矫情”吧,这或许与他天生的敏感易触有关。这种“矫情”发散在诸如落魄文人、过气艺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弱势人群、旧光阴、逝去的金子般的文艺氛围里,就是温情了。他借这“矫情”为我们发掘了许多深埋的人与事,与物欲横流的现实冷然对峙——那个飘然远去的精神世界。

 在这个集子里,他写下的是那些80年代甚至更早以前的歌者、词人、作曲人,那些真正富有传奇性并且感人肺腑的音乐故事。似乎对于他来说,80年代以后的音乐世界,只有时间的物理性意义。他迷恋于此,不愿继续向前,因为会心的读者知道,那个年代以后,关于音乐、成名、关于这个世界对待音乐、对待艺术的态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大家心照不宣。每当我读到这些经过整理的资料之后,我所感动的,除了脉脉流转的叙述语言,还有他在并不如意的健康之外,做着如此纷繁浩瀚的工作,有的,甚至可能都没有为他带来一分钱。

 

散文

 

返城潮作为八十年代的一个重要特征,使70年代以后出生的这部分人,具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体验。他们的人生记忆,被剥离成两块,一块是乡野、小镇的曼妙童年,一块是经济急速发展的都市成人世界。韩松落做为这一批人之一,在他的关于迁徙的散文里,为我们描绘了新疆和田那一块充满异域风情的始民居住地。他写他的家族、那些拓荒者,让我想起三四十年代出西关到达东北并居住下来的一批流浪群体。他笔下对这一群体如同苍穹般的俯视,再一次印证了文字那种冷静之美。以后他对于那种某个荒凉地带的独特生存状态的迷恋,大约最早来源于此。他写他的母亲,痛苦微妙的父子感情,写那个孤独、苍白、病恹恹、有自残倾向的童年,那些植物、河流,那块土地的声音和颜色,是他文字里最为感性的部分。他的叙述风格,艳丽的那部分带有一种奇怪的西文译体的特征,而平实的那一部分又有《呼兰河传》的厚实,如同一床手工精致的刺绣缎面厚棉被,这或许是那块土地赋予他的独特候征吧。

散文的另一重要部分,是他在兰州和那群朋友的乌托邦式的生活。这一群臭气相投、品位相近的朋友,构成了他现世里最实在的一部分。他们的友谊,因着彼此的深度和默契连结在一起,使我们看到,他那些尖刻犀利的文字之外,还有着浪漫、温情和顽皮的一面。在他病痛和失落的人生里,这成了一道明亮的天光。

我觉得最美的是,那些散文随笔式的文评,他在里面展现了最为美好温婉的词汇,亦毫不掩饰他对写作这些文字的作家的喜爱。这些文字带给我们的想像,成了一种信仰般的寄托。在这令人一次次失望甚至绝望的世界里,当我们打开这些美好书籍,面对这些文字,才稍稍有了点希冀。如同他对于电影专题讲座的命题:要有光。

作为一个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我所了解的世界不会比韩松落更多,对他的理解除了基于某些类似的生活体验,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欣赏和关爱吧。无论如何,我们所看到的韩松落是变化着的,我们偷偷地高兴着这种变化。也因为这种变化,使我上面这些罗嗦肤浅并太富个人感情的评说,最后都可能成为一种误解。

 

07年8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