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荒凉山  

2007-07-02 15:46:24|  分类: 随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发

 

我们是30号中午出发的,在东升饭店集合。
五个人,包子,宋晖,小雷,美惠,我。
去我的小城。
目的地有两个,兰大校区,夏官营,基本上在同一个地方。
一路上听着《杀死比尔》的原声,看着车窗外面已经开始麦收的田野。麦子成捆、成垛,堆在田地里,胡麻已经结籽了,但蓝紫色的花还没有全落掉。
到县城不过三点,我们决定先去山上看看。


青山翠骨

 

一辆三轮摩托,二十分钟,十块钱就到了。
麦地渐渐消失,变成青山翠谷,峡谷里风很大,我们纷纷开始穿衣服。
沿着山谷里的公路一直向上,一路上指给他们看,那是白桦树,那是珍珠梅。
刚下过雨,飞虫的翅膀都给打湿了,满山都是闪闪烁烁的蝴蝶。
山谷里的空地上,有个小小的游乐场,有碰碰车,有一种高空弹跳的绳索,有个年轻的胖男人挂在上面,一下一下地弹跳着,已经快要哭了。
包子和美惠立刻交了钱,也去上面跳,面无惧色,在空中哈哈大笑,还在空中翻跟头。
空地上还有几个小孩在玩具摩托车,美惠过去看准一个小孩,把他的车一阵狂推。小孩始终木着脸,也看不出是高兴是不高兴。
继续往山里去,空气越来越芬芳,树丛里的蝴蝶越来越多。
转个弯,又是一个玩攀岩的地方,有绳索吊着,下面有人在拉,基本和吊威亚差不多。
美惠又去攀岩,我和包子哈哈大笑着,喊着要给她配乐,然后,包子——我们的机器猫,神秘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带电池的小喇叭来,插在IPOD上,我们找到《碟中谍》的主题曲,美惠一边爬着,我们一边放,等她快到顶了,我又给换了《东邪西毒》和《大话西游》里都有的那段音乐,《小刀会》还是什么。全都快笑疯了,美惠吊在半空中,也在笑。
继续走了一段,我给他们讲,几个宾馆原来是空军的军营,好多年轻的兵,山后面全是防空洞,基本把山都给挖空了,我的同学有一年暑假去防空洞,看见过一具女尸,包子讲,他小的时候在山里看见过一个橘红色的不明飞行物。

 

小城

 

下山到城里,吃饭,我们照旧旁若无人地什么也说,哈哈大笑。
吃过饭,不过七点,小城的广场上,到处都是年轻人,草地上,凉亭里,水池边,都是年轻人。
他们都表示,不急着坐车去兰大了,先在草地上坐一会。
包子又从包里拿出塑料床单和布床单各一张,我们坐到了草地上。
美惠在向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保证了“不会给你们弄死”之后,借了他们的小猫来给我们抱着。
旁边有群小女孩在跳橡皮筋,包子和美惠立刻加入。宋晖在到处拍照。
有大约二十个小孩子,被老师带着,也坐在旁边,围成一个圈,玩击鼓传花,一个人唱歌,全部都合着唱,《隐形的翅膀》、《梦里花》、《盛夏的果实》。老师说起话来,语气欢快,眉飞色舞。
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三五成群,全是年轻人。
包子他们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开心的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甚至使用了“欢乐的海洋”这样的词,并表示“你们县城可能是个大的精神病院,所以所有人都这么开心”。遭到了我的唾弃。

 

荒踪

 

九点,我们租了一辆车,去兰大。
旷野里,一轮巨大的黄色月亮,低低地垂在树的剪影上面。
包子放的是新裤子,遭到我的抵制,换成了许巍。
公路上一片漆黑,没有车,月亮一直在车窗外边。
大约有三十分钟那么久,一片灯火出现在完全荒凉的旷野里,那是兰大和民大。


蜥蜴之夜

 

那里已经是个小城的样子了,若干条热闹的街道,全是专卖店和网吧饭馆以及KTV。
先去看传说中的民大体育馆,据说是西北五省最大,尤其是在这样一片荒原上,更显得巨大。
远远就看见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飞碟一样的东西,停在荒山下。
估计地很便宜,所以用地非常彪悍,学校里又整齐又空旷,房子拖着长长的黑影,到处都没有人,像籍里柯的画。


我带(这个词用得蹊跷吧)他们在学校周围林立的小旅馆中找了一家干净点的,定了房子,20块钱一间,不要任何证件。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台电视。
数十间房,已经基本住满了。

 

去街道上转了若干圈,又去一间酒吧坐了一会,一点钟,我们回到小旅馆。
还陆续有一对一对的年轻人来开房间,通常是一个低垂着头的女孩子,和一个羞怯的、背着双肩包、穿着运动短裤的男孩子。
我们一人一间房,没有连在一起,夜深人静,开始听到呻吟声、说话声、拍击身体声,有人在喊疼。一直持续到半夜。半夜的时候,开始下大雨,真是一个疾风骤雨的夜晚。周围的那些小旅馆里,估计也都一样。

 

都没有睡好,长期失眠的美惠一早就来敲门,两脚泥,基本一夜没睡,已经出去果园里偷了一堆苹果。
我们在院子里啃酸苹果,洗脸,美惠大声地对包子说:“把你的IPOD给我,我要听《我不是随便的花朵》,我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干!”
我:“像是在宣言嘛!”包子说:“你小心每个房间里冲出一个女生来把你撕烂!”


录像馆

 

开始下雨,暂时不能去夏官营爬山。
我们决定找个地方呆一会,在一个书店里坐了一会,老板是安徽人,就在兰大毕业,毕业后开了这个书店。包子从前是生意人,进别人的店,从来不会不买东西,他买了一本鬼故事。我们随后坐在小诊所里,等着医生给有点感冒的美惠打针时,就在翻看这本彪悍的鬼故事。
还能去哪里呢?书店老板说,旁边就有录像馆,可以在那里等雨停。
震撼的一幕又出现了,录像馆里没有大厅,全是小包间,推开门,里面只有一张床。
这是一个只有床的地方。
旁边的包间刚有人走了,地上是卫生纸,纸篓里有保险套的包装。
又有人走了,照例是个低着头的女孩子和双肩包男孩,我探头进去一看,卫生纸,保险套。
老板热情地引我们进最大的包间,热情地、慷慨地招呼着:“你们五个人,随便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坐在包间里,我们坚持大敞着门,用包子带来的茶具,喝着包子带来的普洱,气氛怪异之极,我学习筷子兄弟《男艺伎回忆录》里那个按摩女搓手的动作,小S从头到尾一直在拍照,
我们开始讨论自己的大学时代,我的学生时代,无论如何也没有这么彪悍。学校小,学校绝大多数学生都来自农村,非常保守,谁谁夜没归宿,绝对遭到唾弃,学校周围也有出租房,基本是由一个宿舍的合租,用来做饭,录像厅也有,全部是大厅,况且,我们那一带已经是个著名的三不管地区了,也不过如此。
我简直为我的年轻时代感到痛惜。
包子一直在和老板聊天,热络到了称呼人家“叔叔”的地步,据说下一次来甚至可以住到老板家了。


荒凉山

 

雨停了。
此行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夏官营郝家营的后山。

山脚下,是从前的老二中,我在那里念到了初二,旁边的山沟里是个兵站。
在那里念书的时候,经常看到荒凉无比的山上,有人赶着车往山里走。
因为那个兵站,因为那些走在荒山上的人,我以后的二十年里,一直不断梦见那荒山,梦见在荒山里有个人口密集的隐秘的小城市,那个小城市,有时候像山谷里的延安城那样精致安静,有时候非常破败神秘。
而上次回家的时候,朋友告诉我,他们五年前去那里爬山,在爬过无数山梁,整整走了三四个小时后,在极其荒凉的山谷里,看到了一个小村子。
我被荒山、荒山深处的小村子给迷住了,半个月来,一想起那个小村子,就心荡神驰。他们怎么会住在那里?是当年躲马步芳去的那里么,怎么生活,吃什么,怎么解决婚姻问题,他们以为现在是几几年?
就像在新疆时,于田农场始终流传着一个传说,在沙漠腹地,步行需要一个月之久的地方,有个村子,里面的人还穿着明朝样式的衣服,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年代。这个传说,迷住我已经好多年。
我对荒凉、荒凉中的人,有种难言的迷恋。

 

路过了破败的夏官营镇,过铁路,过河,上山,经过郝家营,到了进山的路口。
我们在那里吃了点东西,开始上山。
走了没多久,他们纷纷喊累,我要他们停在原地,开始一个人上山了。
山梁上有路,甚至有车辙,有新鲜的脚印,有的地方,有铁锨在雨后修整过的痕迹,我甚至拣到了一块自行车的脚踏。
我一直听着那首女鬼史诗一样的《about  her》。
过了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一直有路,在山间缠绕,什么人都看不到。
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后,我到了山顶,站在那里,隔着浩荡的群山和山谷,可以看见最远处的荒山,那里已经像一块云雾了,但定定神,仔细看,可以看到山上有两棵树,有人造的田地,有一列像烽火台一样的东西,有两根不知道派什么用场的杆子。
我只能到那里了,时间不够了,我也不够体力再继续走下去了,怅望了好久之后,开始往回走。
那个有居民的山谷,大概又要反复出现在我梦境里了。

 

在夏官营坐上了回兰州的大巴。
车上全是要在沿路下车的农村妇女,互相都认识,大声热情地打着招呼。


我在车上睡着了。

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东升饭店。
他们去吃火锅,我回家,他们交待我把拣来的野菜冻到冰箱里。

五个人,两天,一共花费368元。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