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旧文·小村  

2007-05-20 23:3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小村子隐藏在大片的枣树和桃树林子里,大约有几百户人家,村子背后是石头山,一些人住在山上。
    有一天,有人带回来一个消息,在城市里,一副作为标本的人体骨骼,可以卖上600块。城市并不远,从枣树林子和桃树林子里走出去,坐上46路车,大概只需要几站路。可以找到人体骨骼的地方也不远,从小村子里走出去,上山,北面的山坡上,全是坟墓,黑压压的墓碑,从山上一直铺展到山下,像一片黑颜色的树林。
    有好些人家立刻有了主意,很快形成分工,青壮年上山,去挖坟墓,女人留在家里,拾掇尸体。
    开始还遮遮掩掩,要等到晚上,月亮从石头山背后沉下去,野鸟开始鸣叫以后,他们才到山上去,很快,他们发现,很少有陌生人穿过枣树和桃树林子,到村子里来,这行动就蔓延到了白天,白天,他们也扛着铁锨,洋镐上山。还是略微有点忌讳,这忌讳表现在,他们在山路上遇到的时候,不像在村子里遇到那样,畅快淋漓地打招呼,而是阴沉着脸,轻轻点一下头。
    警察包围最猖狂的那几家人的时候,小院子里,到处是挖来的尸体,报纸上这样描述:“眼前的情景让大家都大吃一惊,水缸里浸泡着尸体,一口大铁锅里,煮的也是尸体”。还有,院子里,留守的女人茫然地站起来,丢下正在拾掇的尸体,像干活计的时候被人打扰那样,习惯性地在围裙上蹭一蹭双手。
    要浸泡,要煮,要刮,在黄昏的院子里,独自一人,她一点都不怕。
    现在看来,恐惧是一种尊贵的情感,让人有避讳,有忌惮,有敬畏,不敢任意妄为。但显然,从这里,我们得到一个讯息,恐惧是本能的天生的情感,但恐惧的形态却是环境的结果,是经学习得来的,什么事情可以引起恐惧,恐惧到什么地步,是约定俗成的,是由大家一起来规定的。在食人部落,劈开一个头颅,显然不是足以引起恐惧的行为。
    即便是已经被规定好了、被培育成形的恐惧,只要有另一个足够强大的力量出现,就足以让禁忌和恐惧消失。让某种禁忌某种恐惧消失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现在我知道了,600元。
    600元,男人想着这600元,扛着铁锨,洋镐,走在上山的路上,即便是夜晚,心里也暖洋洋的,也不害怕,女人想着这600元,独自坐在空旷的院子里,系着围裙,一会去看看水沸了没有,一会儿添点儿煤,小凳子坐久了,腿有点麻,她就揉一揉,手里的活,可一点也不敢停,不然,男人回来,是要骂的,她寻找着下手的地方,看看从哪里刮起来快一点,骨架在她手里摇来摇去,像一个秋天被砍倒的向日葵,头颅在她手里翻来覆去,像一个凿了眼的南瓜。暮色来了,她坐在院子里张望着,别人家烟囱里已经冒烟了,她洗洗手,去揉面,今天是揪面片呢?还是下面条?她想着。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