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音乐黑匣子·林荫道之歌  

2007-04-20 13:43:45|  分类: 音乐是记忆的黑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有一些歌,只要听到,心里就会自动地浮现出一条林荫道,宽敞,寂静,树干苍黑粗壮,树叶繁盛茂密,有时候是夏天,有时候是秋天,都一样有阳光从树叶间隙洒下来,有叶子在慢慢地落下来,或者碧绿,或者金黄,有个异乡人,匆匆地走过去。
    可能是80年代中央电视台的《外国音乐》、《请您欣赏》节目留下的后遗症。那两个节目都没有多余的言语,施特劳斯、舒伯特、莫扎特、巴赫的音乐,甚至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配着欧洲风光,有时候是原野上的野花在风里微微颤动,有时候是船只在河流上行驶,有时候是年轻男女,穿着传统服装舞蹈,有时候,就是那样一条林荫道,久久地呈现在银幕上。“林荫道”和“音乐”在我心里,从此固执地纠缠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斯汀的《心之形》(《ShapeOf MyHeart》),对我而言,就是一首“林荫道歌曲”,在《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结尾,这首歌出来的时候,让·雷诺那样一个老男人的一生也同时跟着涌出来了,但他的一生,对我们而言,恐怕也就是林荫道上一个穿着黑风衣、抱着花盆的异乡人的一生而已,我们在别人那里,恐怕也是如此。布鲁斯·斯普林斯廷为《费城故事》写的那首主题曲《费城的街道》(《StreetsOfPhiladelphia》)也是这样,它出现在主人公满脸疲倦地在冷清的路上独行的时候,一样在行走,他却毫无生之喜悦。百味交集,说也说不明白。前苏联电影《办公室的故事》里的《我的心儿不能平静》、《早晨》、《天气小唱》也出现在主人公独自行走的时候,他挤公共汽车,他夹着公文包匆匆急走,歌就在那时候出来了,感伤、自嘲,猥琐的小男人,心里也有一点点诗意。
    Francois  Feldman的《魔力大道》唱的不是行走,也没有林荫道,而是电影院里一个女服务员的心事,电影是她的“魔力大道”,“整个电影就是她的演出”,却依旧有种“林荫道歌曲”的气质,有人把它译作《神秘的林荫道》,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只奇怪,为什么有人和我想的一样,而他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有没有在某个早晨同时感觉到一阵心绞痛,像《两生花》里那样?vitas的《鹤之泣》里也没有林荫道,单看歌词,只是一首庸常的情歌,但却总让人感觉,有个黑衣人,拖着深黑的过去,鬼魅一般地,在深夜的林荫道上走了过去,而这首歌某个版本的MV,拍的正是这样的情景,vitas像个不老的吸血鬼,从1933年到2006年,一次次从某个庭院前走过,而里面的幸福与他毫无关系。总有人,和我想的一样。
    还有金培达为彭浩翔的电影《伊莎贝拉》配的那段主题曲《通向自由之路》,冷清、颓然,像一根橡皮筋,一下一下弹在心上。金培达能在第5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得到最佳电影配乐银熊奖,多半是因为这一分四十三秒吧。
    林荫道是城市中间一段小小的宁静,是世俗生活里暂时的幸福、暂时被放纵的颓然和感伤,走得理直气壮,感伤得理直气壮,即便有孤独,也孤独得非常开阔,却终究要走过去。那些有着“林荫道气质”的歌,都有某种类似行走的节奏,都有某种近乎奢侈的感伤,只属于“林荫道”的感伤。
    林荫道有它自己的歌,甚至每一个街道、每一个地铁,每一个拐角,每一个陌生人,都有属于它的歌。
    而去年夏天,我在河北大地走过的那些林荫道,正等我再度重临,等我在心里,为它们配上属于它们的歌。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