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为谁长歌  

2007-02-14 17:49:31|  分类: 花言峭语(娱乐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最怕看见古装历史剧,不论是《贞观之治》,还是《贞观长歌》,不是因为那里面与史实有关的那些bug,不是因李世民是不是有唐国强那么老,最反感的,是渗透所有这些剧中的两种心态。
       第一种是阿Q式的“祖上也阔过”。不论《贞观长歌》、《贞观之治》,不论如何接近史实,不论请了谁作顾问,总不忘记展现金碧辉煌和“恢宏的大场面”(甚至还有人认为《贞观长歌》的缺陷是场面还不够壮观),而这些大场面,对现代人来说,其实毫无现实意义和美学价值,只为满足我们的“祖上也阔过”心态——你看,我泱泱大国,早在几百几千年前就阔过,像考古发现的经常用语,“比......早了几百年”,我们满城都是黄金秩序井然的时候,欧洲人可能还在海上当土匪,美洲大陆上的居民,可能还以半生的肉为主要食品。但是,有什么用?谁没有阔过?若玛雅古国现在还存在,大概也会拍古装剧,场面恢宏,金字塔下停着许多飞碟,并有外星人前来朝拜,反正神秘莫测查无实据。但,有什么用?
       第二种心态,是“永远的清朝,永远的金枝欲孽”,仿佛只要是古代,人性就像盆景,畸形而诡秘,永远有一个明君、若干一路小跑着的官员、一两个明艳刁蛮的公主、三五个幽怨怀恨的嫔妃,以及千万个集体跪倒的官员军士。所有人都厚黑而励志,尔虞我诈而其乐无穷,越是诡秘复杂,越是容易赢得叫好,以便为我们现在的一切寻找依据,并提供教科书,即便《贞观长歌》,也还是一样。但是,几百年一千年前的事,还和现在有无数的可比性,你说这可怕不可怕?所以,那不是唐朝,那只是我们愿意的唐朝,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结果,是阴谋家以为所有的笑容都藏刀,是“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贞观长歌》最大的bug,就在于那根本不是唐朝,那是清朝之后的我们。
       而有时候读古书,读《诗经》、《古诗十九首》、读唐诗,简直觉得不可思议,男女在踏青的路上调情,夜里跳过墙就去幽会,文人穿着白衣服装疯卖傻,好男儿游荡四方,怎么可能?我们的民族,曾经那样性格纯真开朗、开阔无羁过吗?我们的古代,难道不是像清宫剧那样,始终金枝欲孽着的吗?难道,我们的过去,还有清朝那种面貌之外的风采吗。
       然而那是真的。那才是最值得记忆的、鸿蒙初开,天真喜悦的年代。人性的崛起,人性的没有被压制,比什么政治经济的崛起,可能更具进步的意义,即便那样的时刻,不过是在历史的缝隙里偶然闪了一闪,但也是那样的时代,才值得为之长歌。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