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自我之重与他人之轻  

2007-12-03 10:58:15|  分类: 花言峭语(娱乐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每个人都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在自己这里很重的事,在别人那里往往是很轻的,自我之重,是他人之轻。
    眼前就有个例子。《士兵突击》的演员前往东方卫视参加《星梦奇缘》节目,遭到主持人冷遇,且最后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期冗长乏味的节目,何东于是愤而写下博客《“星梦奇”一点也无缘,主持人一点也不吉祥!》作为声讨,主持人吉雪萍在两日后,也写下博客《向<士兵突击>致敬》作为回应,称节目做了充分准备,“如果因为我没把某位嘉宾太当‘大爷’而得罪了他,那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是那么大腕”,让事情再度升级,何东迅即以《何“大爷”也向吉主持致敬!》一文做出反应,认为吉雪萍貌似道歉,却并不诚恳,并历数该次节目制作过程中的数宗罪,希望吉主持多做反省。
    这是自我之重与他人之轻碰撞的典型例子。对何东来说,《士兵突击》是他的“重”,他满怀热忱地、史无前例地赞美该剧,并与剧组成员一同去上节目,希望对方同样视之为“重”,而对吉雪萍来说,别人的“重”在她这里并没有份量。几场博客对阵几乎绘声绘色地画出了各自的性格,更把我们带回了现场,化妆间里,一群粗壮莽汉坐在那里,她目不斜视地、款款而委屈地、高贵而矜持地走了进来,任化妆师描画自己,一言不发,《士兵突击》在外面热成什么样,她完全不知道,也完全不必知道,她的世界她做主。虽然是各有立场的博客,却也够鲜明,够真切,够黑色幽默。
    自我之重,不过是他人之轻。假若你是地球上的一个少女,你的爱人在危险地区被挟为人质,你一定万分期待联合国赶紧做出部署,各方争端迅速停止,然而,一切并不如你所愿,他最后被斩了首;假如你有宝贝女儿被拐卖到山区为他人凌虐,你一定希望全世界都来帮你找到她,恶人得到严惩,然而,她最后在山区被迫生下三个孩子,脚上栓着防止逃跑的铁链。苏珊·桑塔格的著作《关于他人的痛苦》,阐述一种“现代经验”,即他人的痛苦通过照片被我们看到。但这于事无补,“现代经验”的非现代之处在于,被看到,并不能改变亘古未变的、“痛苦”前的“他人”属性。
    在这两者之前,有没有可以协调的地方呢?应该有的吧。如果他人之重依旧是自我之轻,但是职业要求我必须重视,他人之重就借助职业要求在我这里获得了一席之地。比如,他人的病痛与我完全无关无涉,但是医生的职业要求我必须全神贯注,我也必须倾尽全力。
    但对吉雪萍女士来说,她人生中的重要事情都已经完成,她现在是作为豪门少奶在此客串,需要矜持一点,不必倾力为之,而对于大多数女主持女主播来说(柴静除外),她们的生命之重并非眼前的职业,广院非常人能够考入,她们考上了,电视台斗争一点不比《金枝欲孽》逊色多少,她们在先烈陈旭然的带领下站稳了,富豪及其公子不是那么容易俘获的,她们在胜利女神带领下,让黑头发飘了起来。那么,他人之重在她的世界里,必然遭遇铜墙铁壁。
    所以她有足够的资格在那个晚上,慢慢地走过这群才因为一部戏出了名的民间莽汉,款款地、旖旎地在镜子前描画自己。许三多式的人生奋斗和人格锤炼,在现实中是行不通的,他之重,是她之轻。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