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松落·怒河春醒

终我们一生,追求一个繁星怒放的夏夜。

 
 
 

日志

 
 

畸零人  

2007-12-26 19:5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松落

 

    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忘记了,他大概60多岁。
    可能是第十次登上报纸,或者更多。
    无论春夏秋冬,他都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女皇。雪白的带有暗花的缎子衣服,同样颜色的裤子,脖子上有长长的白纱围巾,这样,他骑着自行车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围巾可以被风吹起来,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羊羔皮帽子,帽子很高,样式类似旧社会东三省的军阀的帽子,有的时候,他也穿别的颜色,宝蓝色的缎子衣服,鲜绿色的缎子衣服,一律是绫罗绸缎,上面有大朵的暗花,穿这样颜色的衣服时,他会配上同样颜色的贝雷帽,非常俏皮。
    他穿着绫罗绸缎的衣服,骑着一辆被精心装饰过的自行车,高傲地昂着头,从闹市穿过,30年了,或者更久,人们还是不习惯他,当他从路上骑车走过的时候,公共汽车上的人,都会涌到一边的窗户前去,车没因此翻个个儿真是奇迹。
    无儿无女。大概也没什么亲戚愿意和他来往。
    曾经有过职业,在歌舞团跳舞,在很早以前。因为他的穿着,还有他喜欢的人,他被开除了。他一点儿也不气馁,就在歌舞团的小平房里住下,在歌舞团的隔壁,开着小铺子卖馒头。到了晚上,他就走到街上去,在最热闹的地方,张掖路,静宁路,广场,放下一只小小的录音机,播出音乐来,开始跳舞。他曾经是歌舞团的演员呢,他很为此骄傲,即便是在街头,也严格要求自己,跳蒙古舞,就穿上蒙古族女人的衣服,垫上假胸,跳藏族舞,就穿上藏族女人的衣服,垫上假胸,戴上头饰,即便是大热天也罢。他一点儿也不马虎,如果音乐是《骏马奔驰保边疆》,他就认真地做骑马的动作,在围观的人中间跑上一圈又一圈,等到音乐终了,他胸脯起伏着,拿起一顶帽子,开始跟还没有来及跑掉的围观者收钱,还会礼貌而矜持地说“谢谢”。市容,警察,开始还躯赶他,后来,他们也成了笑着围观的人中的一份子。
    他始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永远目不斜视,永远不产生令人误会的笑容,即便那些给他钱的人,他也从不多看一眼,照样下垂着眼睫毛,只微微点个头。
    他也及时更新他的曲目,《大姑娘美大姑娘浪》流行起来,他及时地添置了花布衣裳和假辫子,排练了新的舞蹈,那舞蹈,在他看来,可能比较秽亵,但却讨好,他也懂得跟上时代,揣摩观众心理。
    活着真不容易,尤其对他这样误入歧途的人。执拗在不同的人身上,可能有不同的结果,在他这里,除了让他变成一个畸零人,再也没有别的后果。他主动退后一步,站到人群的对面去,主动把自己归类到这个城市里标志性的人物当中:大教梁指挥交通的疯子、皋兰路跳大秧歌的傻孩子、铁路局扎着几十条辫子的疯女人。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执拗有什么不对,他内心的观念极其强大,强大到,六十多年,从没理会过这些妨碍他目不斜视前进的事物,只下垂着眼睫毛,微微点个头。
    还要活着,有这样强大的观念支撑着,搞不好,还会活上很久。注视他,是一件毛骨悚然而且难堪的事情,毛骨悚然到,经常不得不低下头装做并不在意,写他,即便是以最善意的笔调,也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